有一种回忆叫做“云满寨”

麻哥辣妹 发布时间: 2014-04-15 10:41:22

    有人说:到不了的地方叫“远方”,回不去的名字叫“家乡”。但是,一个人无论走多远,在异乡漂泊多久,骨子里始终丢不开的是对故乡的眷恋和依赖。14年,曾广智从离开重庆到重回故土,再一次站在梦最开始的地方。脚下的路,该如何走下去?

    家境贫寒 为求生计浪迹天涯

    曾广智是土生土长的老重庆,小时候家里很穷,老父亲让家里的孩子都学一门手艺,因为有了手艺就不怕饿肚子。于是,曾广智便做了厨子,拿他的话说,“厨子,在当时来说,就是一高富帅的职业。”

    86年,曾广智还在厂伙食团里当面点小学徒,没隔多久,便南下去广东打工。初到广东时,由于什么也没有,他只能打打下手,在厨房帮忙,做最基础的工作。为了能早日当上厨师,曾广智花了他半年的积蓄两千余元,挤出周末时间,去培训班学习粤菜,三个月便考到了三级厨师资格证。

    后来,他拿着“通行证”——厨师证,到处应征,从路边小店慢慢做到酒楼大厨,一晃又是四年光阴过去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他俨然是一名江湖厨师,到处流浪;累了,就停留在一个城市休息一阵,等休整好了再上路。

    曾广智后来又跑到云南,从砧板做起,三四个月便做了厨师长,他在当地小有名气,这还源于他的创举。当时由于餐馆的烟道经常堵塞,导致店里常常乌烟瘴气,曾广智便想了个妙招,把临街的铺位改成透明厨房,既解决烟道污染问题,还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曾广智保留了以前在广东的厨房习惯,一副金丝眼镜架在鼻梁上,白色的衬衫、黑色的西装,衬得整个人的精气神十足。过往的路人遇见这样帅气装扮的厨师,无不驻足观看,有时看累了,便拐进店里,点几个小菜,吃个便饭。大家对此的评价是,西装厨师不仅人长得帅,菜做得也好。

    曾广智后来又考到一家度假酒店做学徒,那一年,他从一个小厨师一跃成为星级厨师,技艺上也得到飞跃式的发展。他开始了两点一线的生活,白天在厨房实战操作,晚上回宿舍埋头研读,不和外界打交道,也没有娱乐生活,仿佛苦行僧一样,自我修行,等待凤凰涅槃的一刻。

[责任编辑:张竞予]

分享
新浪微博
腾讯微博
微信
QQ空间
QQ好友
手机阅读分享话题